首 页 > 新闻资讯 > 企业新闻 > 详细内容
       · 企业新闻 
       · 媒体聚焦 
       · 展会博览 
       · 行业动态 
有奖征文选登:爱煞炝蟹
 
       有幸生在滨海城市宁波,吃海鲜机会实在太多,加上自己嘴馋,什么样的海产品都想试一试。不是存心吹牛,除了不敢“拼死吃河豚”,虾、鱼、蟹、鲎、螺、蛤,没有尝过的恐怕想找也找不出来;即使是河豚,风干的“乌狼鲞”也是吃了又吃的。然而正如金鸡奖、百花奖总得评出个“最佳”,我所喜爱的海产品也该评出个“最爱”来!那么什么才是我百吃不厌的最最最呢?答曰红膏炝蟹。
 
        说来难以置信,我对“红膏”的刮目相看竟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某次过年访友时。好友是我的高中同班,家在蟹浦,他的老父亲在镇上开一家南货铺,有许多闽浙渔民知交。造访中老伯不但飨我以大黄鱼、鲜白鳓鱼,还给了我一小碟炝蟹膏吃。我怎么也想不到世上竟会有纯粹的腌蟹黄,且装满整整一小坛——那是渔民朋友送给老伯的过年厚礼。炝蟹膏黄的味道不必说了,想怎么形容都不会过分,从此以后,红膏炝蟹算是缠上我了,怎么也不能忘怀。
 
        往后几十年工作在内地,红膏炝蟹即使再想也只能是“梦中情人”,唯有一年一度回乡探望母亲时才能赶紧过把瘾,尝个鲜。谢天谢地,改革开放后又回到故乡宁波,吃红膏炝蟹总算又有了机会。但彼一时此一时,红膏炝蟹的身价与半个世纪前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既由于资源少了,又因为迷恋着众多了,如今一只好的红膏炝蟹少说也要值二十几斤米钱,价格毛估估至少涨了十多倍。
 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龙头烤、咸鳓鱼今天依然可充当宁波人的“压饭榔头”,那么炝蟹早已是高级宴会上的宠儿,与“压饭”完全风牛马不相及了。宴会冷盆,如用上优质红膏炝蟹,其档次必定不会低。但见小碟中剪去蟹爪劈成小方块的,半透明玉色蟹肉上缀着一星红艳,不知别人怎样,反正我绝对食欲大振,馋涎欲滴,只盼望轮盘赶紧转过来。一到眼前,我肯定会迫不及待夹起一块,当然也只能夹一块,炝蟹谁肯放弃呢!望着眼前这美艳如艺术品的一小块,再馋,我也不舍得立即吃掉,我会仔细欣赏那红是红、白是白的珍馐,然后蘸上醋恋恋地吸食品味,心里喊一句“咋介鲜介好吃!”
 
        不是纯粹为了省钱,近几年我开始尝试自己动手腌制炝蟹了,而且几乎次次成功。配方是一个亲戚告知的,而他则是得之于渔家亲授。简单地说:无非是入冬买几斤弹门梭子蟹,每只须半斤以上,然后放在冰箱冷冻室里冻起来。想吃之前拿几只出来,按一斤蟹放三两盐标准,用冷开水凉拌成盐汤,再加点黄酒、花椒、生姜片;入蟹于瓷盆或瓦钵,然后用盐汤刚刚淹没蟹身;历时36个钟头便可食用了,味道绝对上乘,甚至正宗。
 
        至于红膏炝蟹为什么介好吃?恐怕永远没人能说得清。蟹本来就是世间至味!无论毛蟹、白蟹、青蟹都是一流的好东西;何况又是西风响、蟹脚痒,正当肉绽膏满时被捕得的;更重要的也许还是制作方法上的那个“炝”字,结果炝腌出来的成本说生不算生,说熟不算熟,幽香淡远,风味醇雅,色香味形俱佳,简直妙不可言。(■作者:江一羽/本文为陆龙兄弟杯“海味香醇·我与海产食品”有奖征文选登,活动由陆龙兄弟与《宁波晚报》副刊部联办

 

 
     
注册通用网址:陆龙 陆龙兄弟 陆龙海产 联系我们  |  团购信息  |  网站地图  |  意见反馈 |  网上商城 浙ICP备0700759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