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 新闻资讯 > 企业新闻 > 详细内容
       · 企业新闻 
       · 媒体聚焦 
       · 展会博览 
       · 行业动态 
有奖征文选登:半条鳗鲞
 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,有好些年没这么冷过,以后好像也没有。雪连着下,背阴处的雪人像一座抽象派雕塑,通体白皑皑,却有两点黑,煤球作眼,呆呆望着铅灰色的天空。是在想家么?
 
        “文革”进行了几年,“过一个革命化春节”的口号也喊了几年。“革命化”的春节怎么过,人们仍然茫然。然而,老百姓的过年情节依旧顽强地表露着,四处打听关于年货的事。菜场门外人头涌簇,争看布告,上列几乎全部可供的食品。春节期间每人增加猪肉若干两,牛肉或羊肉数量更少一些。豆腐、豆制品、花色蔬菜各若干斤。另按户计,鸡一只、鸭或鹅一只,海鱼数斤,鸡鸭蛋十余个。从粮站传来的消息是,限量供应糯米、年糕、黄豆、花生米等。黄豆可熬汤,而油氽花生米也是佳肴,可上酒席。糯米需早做准备,一部分用水浸泡,抬到“缸鸭狗”后门磨成粉;余下加工成“烩”,贴在草席上抬回家。路上人来人往,倒是有了些许年节的气氛。
 
        父亲派我任务,买回一条大的海鳗。我知道,这是寄给叔叔的。
 
        叔叔在北方的一座大城市,家境比我们要好许多,于是经常寄来些财物资助我们。当然这种接济,不仅仅出于经济上的宽裕。但是这一状况在一九六六年夏季结束了。此前报上开始批一出叫《海瑞罢官》的戏。本来这个明朝的人与我等毫无干系,却因叔叔单位组织讨论,每人都要发言,叔叔说了句“一家之言”,这就大有关联了,他被隔离审查,取消工资发三十来元生活费。待几年后出来人已虚弱不堪,神思恍惚。堂姐来信说她父亲曾提起老家现在还有没有鳗鲞,以前过年时吃过的那种。
 
        供应首日,藏好水产票,我骑车去了“大世界”。灵桥西南侧,当年是大菜场。天尚黑队已长,人声鼎沸,轮到我天已放亮,柜上只有小鳗,不足一斤。掉头上江北白沙,去水产公司门市部,更加迟了,不见鳗影,躺着窄窄的带鱼。第二天夜半出门,顶着零星雪花,排队排到了前面,在路人羡慕的注视下,拎了条三斤半的海鳗。将鳗从背部剖切,抹上盐,撑开竹条,牢牢地吊到窗外,数日鳗已干干地成鲞状。
 
        一天深夜忽听窗外有异声,我翻身细看,竟有猫趴在上面啃。这一啃非同小可,鲞的尾部咬成零零落落如锯齿,割掉尾部后小心看护几天,父亲上邮局把这半条鳗鲞给叔叔寄去,并附信说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正月初头,叔叔复信,云:“鲞封得很好,虽半条,乡情乡味,殊为难得。”(■作者:季东/本文为陆龙兄弟杯“海味香醇·我与海产食品”有奖征文选登,活动由陆龙兄弟与《宁波晚报》副刊部联办)
 
     
注册通用网址:陆龙 陆龙兄弟 陆龙海产 联系我们  |  团购信息  |  网站地图  |  意见反馈 |  网上商城 浙ICP备07007592号